黄冈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李老太的心思(微型小说)

2019/12/05 来源:黄冈信息港

导读

摘要:李老太在生闷气,自已八十多岁,今天晚上睡下,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醒来,儿子出去1年多不着家,心里哪还有这个娘!虽说儿媳妇、孙子一年回来

摘要:李老太在生闷气,自已八十多岁,今天晚上睡下,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醒来,儿子出去1年多不着家,心里哪还有这个娘!虽说儿媳妇、孙子一年回来看她几次,那哪能跟儿子相比!

清晨,太阳从东边的山脊上升起,红红的,园园的,像张熟透的烙饼。喜雀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那只生蛋的芦花母鸡一早抱窝,“咯嗒、咯嗒”,傲的不行。

李老太坐在门前的石阶上吃饭,米饭是昨儿剩下的,菜是红辣椒拌霉豆腐。李老太远远地看见儿子润喜走过来了,手里拧着一袋东西。李老太赶紧关门、上栓,任凭儿子将大门擂地山响。李老太背着房门,老泪纵横,一声不吭。

上午10点,村中的小广场上,西边山墙一溜坐着十几个老人,小的也有七十好几。除了刮风下雨,这些老人每天这个点都聚在一起,他们戏称之为:开会。开会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唠嗑,说东家长,道西家短。哪一天这个点谁没来,保不定就是上前山报到去了。

润喜从巷子里下来,径直走到李老太的身边,勾着腰小声喊:妈!李老太头向旁边一别,说:谁是你妈!

一旁的德公大伯站起来说:老嫂子,今儿是你的不是了,润喜大老远回来,昨儿晚上到家,今儿一早就来看你,还买这么多东西,你咋还生气了?

跟在润喜后面的润喜媳妇开了腔:你不是润喜的妈,你是哪个的妈?这个儿子对你再好,也不如你的意!哪一次回来你不是把他训的像南瓜?

李老太说:我的儿子我想说就说,想骂就骂,把我搞毛了,我还要打他呢!李老太边说边举起拐杖,作势要打润喜。

润喜媳妇说:我看你今天打,叫大家都瞧瞧!

德公大伯从李老太手中夺过拐杖,对着润喜媳妇喝道:秀菊,少说两句!

秀菊自知理亏,扭着屁股悻悻地向东去了。

李老太拄着拐杖回家,一双小脚颤巍巍地在坑坑洼洼的泥地上走,润喜一双大脚慢慢地在后面行。李老太开门走进堂屋里,摘下头巾在木椅上来回拍打,椅上的浮灰飘连来像一团雾在阳光中忽上忽下。

李老太在生闷气,自已八十多岁,今天晚上睡下,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醒来,儿子出去1年多不着家,心里哪还有这个娘!虽说儿媳妇、孙子一年回来看她几次,那哪能跟儿子相比!

一年不见,儿子又老苍了不少,头发几乎全白了,勾着腰已是一个十足的老头!李老太心里说,娘不再训你了,娘是心疼你呐,她不说话,怕一说话就管不了自己的嘴。

润喜将点心放在桌上,提一把椅子座在母亲身边。润喜说:妈,不是我喜欢到处跑,我也是六十几的人了,一身的病,重活干不了,轻活又不挣钱。你大孙子今年又添了一个娃,在城里养两个娃不是简单的事。城里到处要钱,连喝水都要钱,你说我不帮他一下,行么?

润喜见母亲不说话,从头至尾正眼不瞅自己,眼圈红了。他枯坐在椅子上,如座针毡。娘儿俩都不作声,屋里静的吓人。

润喜觉着再坐下去也不是事,站起来说:妈,你歇着,我走了哈!

润喜转身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一声断喝:回来.!

李老太抖抖索索地从怀里摸出一个红包,润喜说:妈,咋能叫你破费?

李老太拐杖在地上拄的卟卟响:不是给你的,是给我重孙子的!

共 11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用小说的语言,写出有味道的小说。人物形象刻画生动鲜活,母子情深,又显一方风土人情。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8-07 21:24:29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8-08 11:10:1 谢谢老师的点评!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小孩儿不爱吃饭
儿童发烧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