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港

当前位置:

舆论发酵友一边倒地豆瓣挺住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黄冈信息港

导读

《中国电影报》12月27日发布题为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的文章。文中称,利用撞库肉鸡等络作弊技术,一个团队甚至几个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

《中国电影报》12月27日发布题为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的文章。

文中称,利用撞库肉鸡等络作弊技术,一个团队甚至几个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对豆瓣上的影片刷分;而猫眼上专业评分只来自于数十位专业影评人,并不能完全替代普通大众对于影片的观影评价。

还称,个别大V、公众号为博眼球、圈粉丝、流量变现等目的,发布恶意的、不负的言论,严重破坏了中国电影的生态环境。

当天夜里,人民客户端随后转发了该文,并将标题改为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恶评伤害电影产业,报道中批评的焦点有两个,一是质疑豆瓣的观众评分机制,认为水军以及黑水军的刷分,以及豆瓣评分的算法,让豆瓣电影的评分没有公信力;二是质疑猫眼的专业评分,如《长城》评分,将45位专业人士的评分与40.1万观众的评分并列,专业人士的评分是否能一句顶一万句?

一时间,电影界被这篇质疑豆瓣评分以及猫眼专业评分公信力的文章刷屏。

舆论发酵:友一边倒地豆瓣挺住

此文经两媒体在同一晚上发布后,即刻在电影界引发极大关注。

第二天傍晚,36氪报道称,昨日豆瓣、猫眼已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猫眼69位专业影评人已经接到通知,专业影评入口将要调整。

而实际上,有观众发现,在昨晚人民客户端发文后,猫眼专业影评人的评分已下线。

一时间,被约谈一事在电影圈引发震动。也因猫眼的确下线了影评人评分,令外界对约谈一事多了几分相信。

对此,界面娱乐先后询问了豆瓣和猫眼的相关工作人员,两方工作人员均表示不知情。与此同时,豆瓣创始人阿北一篇写于2015年12月18日的旧文《豆瓣电影评分八问》被媒体和友大量转发。该文解答了豆瓣评分谁制定的、是否有水军以及怎样解决等问题。

同时,《人民》点名批评豆瓣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在上流传,还几度上了热搜榜,转载的这篇文章中,关于豆瓣污蔑国产电影,恶意给《摆渡人》和《长城》差评;观察者评论说豆瓣外国电影比国产的高,是崇洋媚外的表现等观点也激起广泛讨论。

除此之外,上更出现了《长城》、《摆渡人》豆瓣评分太低,左右观众观影选择,从而影响票房达不到预期,于是把气就撒在了电影评分站上、片方收买不了豆瓣,就找国家舆论机器来打压,而且帽子给得够大的舆论。

友AdotH在微博上的评论获得16072个赞:烂片还不让人说了,不少评论表示,国产烂片的锅,豆瓣不背。而更多人也纷纷发声:豆瓣坚强。

峰回路转:官方态度以此为准面对络上的热评如潮,至28日19:43,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在朋友圈发声,他转发了财经关于豆瓣猫眼被约谈的报道,并附言称,文章过度猜想了事实,间接否认了电影局约谈豆瓣、猫眼的传闻。

当夜21:33,豆瓣CEO阿北(杨勃)也在朋友圈解释:昨天刷爆朋友圈的豆瓣猫眼电影评分之争,是怎么回事?

1、没有约见,篇媒体弄错后就疯传;

2、水军已经对评分无助,但黑分仍然是个可误解的话题,说明有很多改进和沟通工作要做,有益的批评我们接受;

3、很欣慰我们的诚意得到无数人的回赐,感激大家的厚爱与支持。

此外,人民评论的公众号也在昨夜发表题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的文章,认为 承认观众有用脚投票的权利,也就要承认观众有打星评级的权利,这都是一种选择。

正如很多人看到的,在一些友、观众为电影评分的平台上,也有刷差评、或者刷好评的营销行为存在,但只要平台够大、够开放,就能容得下、乃至沉淀得下这些杂质。

值得注意的是,有读者在该文后留言称,此文与前一天人民客户端的发文观点相左,官方给予的回复是以此为准。

一天里,有关豆瓣、猫眼评分是否公正、是否存在恶意刷分、以及影评人和观众能否对国产片打差评等等问题,各方在社交媒体上争论不休。而被约谈的传闻,也让部分影评人开始担心此后评论电影的自由是否受限,不过,这一切看来似乎是虚惊一场。

尽管,外界对于为何人民会在前后两天发布完全不同立场的两篇文章,还颇感意外和看不懂。但这一事件,目前已经以电影局没有约谈豆瓣猫眼的辟谣,和人民评论发布的评论文章为结果而告一段落。

晚间,人民海外版部的公众号侠客岛更出了一篇评论,名为《【壹周侃+】子产不毁豆瓣》。

乌龙落幕:烂片才会搞垮中国电影《人民》转发的原文章中,在关于评分的讨论中,附带了三部不太给力的电影,很难说是为这三部电影正名还是招黑。

其中,2016年贺岁档的大片《长城》、《摆渡人》,上映后一直风波不断,而《摆渡人》在首映当天,评分一度跌到3.7分,此后其豆瓣评分一度维持在4.4分,随着王家卫发微博表示这部电影我喜欢,群星纷纷转发支持,片方态度和观众、影评人的评价呈两极化态势,而电影票房和口碑也堪称冰火两重天。

豆瓣猫眼被批这事,经过发酵,已引起影评人和部分观众的逆反心理,在豆瓣和猫眼上,《中国电影报》提及的几部被恶意打低分数的电影,包括《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评分都在继续下跌。

而《摆渡人》片方阿里影业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对于电影评论的态度是欢迎任何的批评与赞美,尊重不喜欢的权力,也尊重说很差的自由,市场的选择,市场说了算。

对于这场乌龙,有影评人以《豆瓣和影评人搞不垮中国电影,烂片才会》为题予以回击。

进入互联尤其移动互联时代之后,诸如豆瓣、猫眼等一批站密切对接观众、为观众提供上映新片信息、观影指导和购票服务,在推动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中发挥了一定作用。

而说到中国电影的评论系统,不可能不提及豆瓣,不夸张地讲,豆瓣密集地聚集着中国的影迷和所谓的影评人群体。这里专业影迷的密度之高决定了这个站电影评价程度的专业与挑剔。

相较于普通的购票站上的随意评分,豆瓣的评分是苛刻的,但它是比较准确的。这几乎是目前中国站之中对于书籍、电影、音乐类评分系统公正的一个。豆瓣的创始人阿北也曾公开表达过,他们对于评价公正的坚持和愿意接受所有人检视的评分系统。

来自《中国电影报》的原报道中引述了众多不具名的信息源,得出的结论是,豆瓣电影评价体系的分数是人为操控的结果它直接导致了不负的影评人以自己的偏见,严重影响了中国电影的发展。因为故意给出的差评损害了中国电影人的玻璃心,并且足以导致大批观众不去观看电影,而让票房蒙受损失。

实际上,影评本身从属于电影工业的一部分,写作和评价的对象是电影。影评的一切只到观点为止,它不需要也没有义务对电影工业负责,至于一篇评论到底会让一部电影的票房大卖还是赔本,这不是评论者该考虑的问题。

2016年的中国电影,已经产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变化烂片无法再肆无忌惮地骗钱了。

在此之前,IP已经变成了避风港,随便找一个耳熟能详的书名,配几个小鲜肉明星,编造一个毫无逻辑的故事,就能投入院线等待高额回报。无论影评人和豆瓣评分对它们如何冷嘲热讽,都不会影响更广泛的普通观众进行消费。在这样的背景下,影评人群体是被电影片方不屑和忽视的,因为片方主要的是经济诉求而非品质诉求。

但是,人们的热情被迅速耗尽了。

2016年,众多按照之前的惯性堆砌出的影片都没能取得期盼中的高票房,片方发现靠欺骗和忽悠就能获得成功的短暂而甜蜜的时代过早地结束了。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正在证明,专业范围内的口碑会很快地在更广泛的大众那里激发起回响,进而被部分观众作为购票选择的参考。

在片方看来,他们辛苦制作了一部电影,任何人都应该体谅这种辛苦,所有批评都是别有用心。他们把敢于指出问题的人归纳为敌人,把收受自己钱物的枪手当做伙伴。

有些人熟稔地把那些不留情面的评论和影评人归纳进一种敌对语境中,声称这群人对国产电影刻意低分,而对海外电影则故作宽容,全然不顾豆瓣上的《忍者神龟》和《变形金刚》也不过6分出头,《老炮儿》和《心迷宫》都超过8分的事实。

影评人和打分站不可能、也没有能力搞垮中国电影,真正能搞垮中国电影的只会是那些烂片制作者。

他们在无限的透支人们的信任与期盼。

结果导向
家教020
2015年烟台会务A+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