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这个冬天不太冷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冈信息港

导读

洛樱以前没有在北方过过冬天。  在她的意识里,那样冰天雪地的寒冷是不可想象的。一直病弱的身体,让她一想起北方,尤其是北方的冬天就有点恐惧。 

洛樱以前没有在北方过过冬天。  在她的意识里,那样冰天雪地的寒冷是不可想象的。一直病弱的身体,让她一想起北方,尤其是北方的冬天就有点恐惧。  可是近以来,沈墨一次又一次的叫她去。  而更可怕的是,洛樱发现自己想去。    南方的气温其实很少有零度以下的时候。可就是这样洛樱的每一个冬天都还是很难熬。过低的气温总是让洛樱的心缩成一团跳动得很艰难,而她的肺总是象在冰冷的空气里冻成了单薄的一片,因为张不开而变得呼吸困难。  每一个雾气弥漫的冬日的早晨或者傍晚,洛樱总是可怜兮兮的,因为她的手和脚总是冰凉冰凉的,即使开着空调抱着暖壶。  林森总是说她冷血,每一次在床上被她的冷手冷脚冰得一跳的时候就说。说完了就把她的手脚握在两手间或者焐在怀里。每到这时候洛樱就对自己说,林森还是对她好的。  而这样的好,是在很久以前了。    洛樱总是想,林森的坏脾气,一定是因为自己不好。或者是因为他太爱自己了。  因为他的坏脾气总是在有别的男人跟洛樱有过接触以后爆发。  后来发展到洛樱不能跟任何一个男人说话,更别说见面了。  所以在林森的坚持下,洛樱辞了工作,呆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    洛樱没有过多地想过这样的生活有什么好或者不好。  她十九岁就跟了林森了。  那时候林森面对的竞争其实很激烈,也几乎没有人看好他和洛樱的前途。可是洛樱还是在一个冬天的下午把自己的女儿身交给了林森。  连林森自己也不知道,洛樱的动心只是因为他次正式地跟洛樱说话,就说的是:嫁给我吧!  这句话那么轻易地就打败了那些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语言,深深扎进了洛樱的心底。    多年以后洛樱还记得林森说这话时候的表情,还有次和林森做爱的情景。  林森顶着她的时候她嚷着疼,林森就停下来,好言好语的安抚她,然后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某一个刹那,突然地就进入了。洛樱大叫一声,一口咬在了林森的肩膀上,留下了两个半圆的牙印,红红的。  而当时屋子里弥漫的是一股烂苹果的味道。这是很多年以后洛樱不能忘记的一个细节。都因为厂里分发的苹果太多,吃不了,一箱一箱地堆在阳台上悄悄的腐烂着。这让洛樱后来一直不再愿意吃苹果,尤其是熟透了的苹果。    都说林森在洛樱面前会自卑。  洛樱有时候也会怀疑。她会更小心地对待林森。却总是不得法。所以林森辞职自己开公司,洛樱一个字的反对也没有过。  在公司情况还好的时候林森也有一段时间特别好。那时候他们就一起盼着能有个孩子。  可是老天不成全。很快的公司就开始出现问题,林森回家的脸色便越来越沉重。  有一天洛樱跟一个老同学一起喝茶,被林森碰见了,当时也没说什么,洛樱还跟他们做了介绍,两个男人互相握手打招呼。没想到晚上林森却突然地爆发了,先是辱骂后是拳脚,竟是暴力地胁迫着洛樱尽她的妻子的义务。  洛樱从此以后彻底崩溃。    洛樱只对沈墨说了那晚上的事。而且说完之后就好象忘记了似的。如果想到和林森的种种,她只记得次,这一次,就好象只是一个不清晰的恶梦,想不起来,却留着消除不掉的阴影。只要林森一靠近她她就会僵硬得象一条冻结在冰面上的鱼。  沈墨是从洛樱开始在网上留下自己的文字时候就认识了的朋友。他和林森的不同就是他懂得洛樱所有的文字和文字背后的心情。曾经洛樱也把自己的东西给林森看,林森总是淡淡的笑笑,不置可否。起初洛樱以为是自己写的东西不好,而时间长了她终于发现,林森并不懂得。  沈墨成了洛樱的所有文章的读者。尽管洛樱在网上的受欢迎程度很高,可是洛樱一贯的不喜欢与人交往,也不关心别人的回复及意见。洛樱知道自己只在乎沈墨的评语,每一个字她都会看很久,想很多。    沈墨生活在北方的城市里。一个人。常常写字到很晚。  洛樱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在他的文字里。只有在他的文字里,她才可以自由地呼吸。  那个恐怖的夜晚之后,洛樱用了很大的力气来试图修复和林森的关系。可是办不到。  她可以和林森很平和地说话吃饭,很正常地度过一个个白天。可是只要天一黑她就开始紧张,林森一上她的床,她就会象只受惊的刺猥一样,控制不住受伤和戒备的表情。林森也往往在接近洛樱的时候因为她眼里的恐惧而变得兴味索然。而男人的身体又那么地渴望释放与安抚,尤其是公司的状况半死不活,林森更急于在女人的身上找回信心。于是他的穿行花街柳巷,也就成了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事实。    而这时候,沈墨终于又一次说起,要洛樱走出来,到他的城市去。  以前他也说过几次,甚至当面说过。洛樱都拒绝了。于是他就不再说了。  而这次沈墨坚持说,你和林森出事的当时我就想说这话了。可我还是等了一年,等你和他能够恢复。可是一年过去了,你们还是这样。那么,洛樱,我希望你把剩下的生命交给我。    把剩下的生命交给我。  洛樱反复地在想这一句话。  洛樱突然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人到中年,剩下的生命并不多了。  于是她选择了一年里冷的季节,飞去了那个北方的城市。  然后洛樱发现,北方的冬天并不象她想象的那么难熬,有了暖气,整个房间就很暖和。她穿着简单的家居服在屋里头忙活,打扫清洁,做饭,在深夜的时候偷偷在书房的门口看沈墨写字的背影。偶尔出去,外面气温极低的,却总是能在心还没冷透的时候就进到另一座建筑物里去,不象在南方,常常是从早到晚浸在不致命却能透骨的寒气里,无处可逃。  没有了低温的困扰,心和肺都好象打开了,一切都畅快了。有一天在端饭菜上桌子的时候,洛樱发现沈墨张大嘴笑着瞪着自己,也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竟在不自觉地哼着歌。    那天晚上醒来,发现沈墨躺在她的被子外面。  洛樱极不自然。  沈墨把她连被子一起紧紧地抱在怀里,说,三年前认识你,我的生命里就再看不见别的女人。洛樱,你说我们还能有多少个三年啊?  然后沈墨次吻了洛樱。  洛樱条件反射地挣扎着,却是被裹在被子里动弹不得。而沈墨火热的唇舌竟让洛樱的身体某处悄悄的变得湿润起来,这久违的感觉让她在黑暗里兀自睁大了眼睛,好象忽然想起来了自己仍然是女人。    洛樱就微笑了,想,这个冬天,确实不太冷。 共 24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尿道口偶尔有刺痛感是怎么回事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专业云南有哪些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心中的家园1

下一页:春色2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