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港

当前位置:

延寿杀警越狱案开审

2019/05/14 来源:黄冈信息港

导读

延寿杀警越狱案开审4月28日,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9·2”杀警越狱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和暴动越狱

延寿杀警越狱案开审

4月28日,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9·2”杀警越狱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和暴动越狱罪对3名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提起公诉。如果罪名成立,3人可被判处死刑。这一曾引起全国关注的案件细节也首次正式曝光。

昨天上午9点,“9·2”杀警越狱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暴动越狱罪对3名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提起公诉。如果罪名成立,3人可被判处死刑。

检方还就被告人故意伤害、盗窃、故意毁坏财物等罪行提出指控。被告人高玉伦2013年12月6日在王某某家饮酒期间因与被害人李某某言语不和,持尖刀捅刺李某某右胸部一刀,后被他人拉开并将尖刀抢下。高玉伦返回家中,又持斧头、菜刀到王某某家,均被他人制止并被随后赶到的民警当场抓获。被害人李某某经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被告人王大民2013年2月16日晚指使李剑等多人(均另案处理)对居住在延寿县的被害人王某家进行打、砸、恐吓,并在犯罪中致一人轻伤、2人轻微伤。2013年6月26日至9月6日期间,被告人王大民窜至山东省临沂市,在该市实施盗窃犯罪6起,涉案价值157239元。

被告人李海伟因怀疑其前妻与被害人崔某某存在两性关系,遂心生怨恨。2014年3月2日14时许,李海伟窜至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新睡眠旅店,持事先准备的菜刀砍崔某某头面部、胸部、腹部、右臂十余刀,致崔某某重伤,李海伟被他人当场制服。

28日的一审中,检察机关披露了案发细节。据介绍,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均羁押于延寿县看守所101监室,且床铺相邻。高玉伦因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王大民涉嫌故意伤害罪、盗窃罪,且系累犯;二人均面临重刑,遂产生越狱之念并形成合意。

高玉伦、王大民发现,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习惯。经反复商议,二人终确定在段某某值班时越狱及越狱细节、逃跑路线、逃跑方式,并准备了绳子、毛巾。为确保越狱成功,二被告人又拉拢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羁押的被告人李海伟,李同意共同越狱。

2014年9月1日晚,高玉伦以给家人打为名,要求民警段某某提审,段应允。9月2日4时30分许,段某某将高玉伦提出监室至值班室内,王大民随即扭转监室内监控摄像头并将监室门拨开,与李海伟逃出监室,潜至值班室外伺机动手。

高玉伦用段某某的与家人通话后,见王大民、李海伟已在门外,便趁段某某不备,从段身后用胳膊勒住段颈部。王大民、李海伟见状冲入室内,三被告人合力将段按倒在地。高玉伦用事先准备的绳子捆绑段某某双腿,又从办公桌抽屉内拿出手铐,铐住段某某双脚,高玉伦、王大民用毛巾猛力堵压段某某嘴部。因段某某挣扎,王大民、李海伟多次用拳头击打段头面部,迫使段停止挣扎。

高玉伦将所戴脚镣打开,三被告人按事先计划换上警服,王大民从段某某兜内翻出钥匙打开前厅大门,三人相继走出看守所。值班武警发觉情况异常,进行询问并鸣枪示警,三被告人迅速逃离。段某某因颈部被扼压及勒压、口鼻被捂压或堵压,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昨天的法庭调查环节持续了4个小时。下午1点半,法庭进入庭审辩论环节。针对检方指控,高玉伦供认不讳,并表示一审结束之后他不会提起上诉。王大民、李海伟则对被诉的两项罪名存在异议。

2013年12月,高玉伦因酒后拿刀捅死同村的李某某被关进看守所。去年6月23日,一审判决宣布,他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昨天庭审中,高玉伦说,看到判决结果后,同监室的王大民向他提出了越狱的想法,他一想反正都是死,能多活两天是两天。

王大民则对检察机关指控他是暴动越狱案的主谋存在异议。王大民说,高玉伦的死刑判决书6月份下来后,高玉伦就开始策划越狱,但当时他并没有同意,否则也不会等到9月2日才越狱。

之所以答应和高玉伦一起越狱,是因为高玉伦总“撺了”他,他俩在101监室的床是挨着的,有时俩人一唠就唠到半夜。但终让王大民决定越狱的,是因为高玉伦的一句话打动了他。高玉伦曾和他说,他已经是死刑了,能多活一天算一天,俩人逃出看守所后,高玉伦会帮他多弄点钱,到时即使被抓后再被判几年,因为有了钱也能在监狱里好过一点。

李海伟称,他只是想见儿子,并没有想过要越狱。李海伟说,他进入看守所后就没有机会见到非常想念的儿子。半年后的一天,也就是去年6月,王大民问了他一句“你想不想出去,有机会见你儿子一面”后,就再没有了消息,直到越狱前一天,他才知道越狱这件事。李海伟说,由于监室内的其他犯人不是年纪较大,就是腿脚不利索,为了保证越狱成功,高玉伦他们才拉拢他加入。王大民说,他们只是想要逃出去,但并没有打算将管教民警致死。在离开值班室前,他看见段某躺在地上来回蹭,并没有死亡。李海伟也说,他在回到值班室内取鞋时,从躺在地上的段某身边经过,段某还在动弹,并没有死。

钢管厂家
刮板输送机
西洋参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