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朋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黄冈信息港

导读

我到现在都搞不懂,我们到底还是不是朋友?  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总是难以忘记,可眼下里……  15年前,我认识了小彩,那是她长得胖一些,算不

我到现在都搞不懂,我们到底还是不是朋友?  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总是难以忘记,可眼下里……  15年前,我认识了小彩,那是她长得胖一些,算不上漂亮,但很可爱。我们同窗三载,在一间教室里读书,夜晚住在一间宿舍。  我们住的是上下铺,晚上临睡前,说着话,她总说:“兰,你以后一定会有个翩翩的郎君!”  “哈!”她一说我就笑。男人嘛,长那么漂亮干什么?又不是为看的。我重实用,有品位、有修养、有才干的男人是我的眼中金。不过,这话我没说——不好意思说,况且,他是谁,在哪里呢?  年年四五月里,校园里开满了桐花,我们叫做“桐花季节”,我喜欢这种花,那种朴实和灿烂,总激起我无限的遐想。花开花落里,转瞬就毕业了。我们俩同时考入了省城的两所高校。学校中间,只隔着一堵墙。  刚入学的一天下午放学时,我边走边想:小彩在哪儿呢?来了吗?忽然有人叫我:“兰!”一抬头,啊,小彩,真是心有灵犀!她问:“你好吗?”我笑了,说:“好!”路边一望无际的石榴花映着两个女孩灿烂的笑脸!  那时我们发誓,永远是好朋友,尽管这誓言从未说出口。我们甚至憧憬着,以后一起参加工作了,有了工资,一起去买衣服,爬山,友谊地久天长!  可是……  今天我领了个月的工资,我们要在一起好好庆贺庆贺。我喜滋滋奔上三楼,直奔向小彩的门前。我的工资高出小彩两倍,当然是我请客啦。我咚咚敲着门,叫着:“小彩!小彩!”心儿由于过于紧张激动,加上一路的小跑,怦怦乱跳,要反弹出来了。  门好久才打开,里面站着个男人。我一把上前拉住小彩,说:“快、快,我请你吃饭,吃什么?”可是她怎么了,木木的,不说话,看着那个男人。这个男人我认识,三天前有人给小彩介绍了他,没文化、没品位,有什么好看的!我拉着小彩就走。  街灯照得夜市亮同白昼,沙锅呼呼地冒着热气。我问她:“好吃吗?”她点头,说:“嗯!”低着头光吃不说话。记得上学时我们经常住一张床。她来看我,天晚上我怕路上不安全,或者周末我去她们学校看电影,我们就住在一张床上。一张单人床,一个南头,一个北头,说着话。这次我说:“晚上我们一起住,聊到天亮!”  她怔怔地问我:“兰,你没发觉?”我问她:“什么?”一边吃着一块豆腐,我吃豆腐了。她说:“我们,我是说宣,你不知道?”我打断她的话,说:“我知道!你以前喜欢上一个小山东,后来毕业他回到山东去了,现在你心里还想着他。以前上高中时的勇他近常来找你。”她听着,不说话。这些话我们不知聊过多少次了。我说:“算了,你跟勇吧!我这人头脑简单,有啥说啥的,以前你追求勇,他装糊涂,现在他回来了,那还有啥说的!”这时我看见朋友的眼圈里有泪水,不解地问:“怎么了?”她面无表情地说:“勇来了三个月了,可是近又跟一个开理发店的女孩好上了。”我好奇,问:“不会吧?”她说:“蓝月亮理发店,不信你去看看,他成天都在哪儿。”  我不想吃了,吃不下去了。现在怎么办呢?我向来对男人不屑一顾,就说:“不行就算了,有什么了不起,臭男人!”  她惊讶地望着我,半晌,那样子好像我是一个外星人,轻轻地说:“我和宣同居了!”啊,我以为是我听错了,认识才三天,就能?理解不了的东西真是太多了。她说:“勇走了,别人笑我,说我没本事找个男人,宣来了,我就让他住下了。”  那晚的夜市,灯好多好亮,火锅热气腾腾的,我吃了半截的饭。一轮圆月,挂在正中天,那么圆那么明,像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圆瞪着眼。  这以后,我就去得少了。我不喜欢宣,他勉强初中毕业,又不加强修养,与他相处,似乎老是一团死水,没有生气。一天避开宣,我问小彩:“你说男人对女人有那么重要吗?”她笑了,很纯真的样子。  结婚并没有改变我,我还是野性难改,成天东跑西窜,这天我跑去找她闲聊。她问:“兰,我问你个话。”我说:“什么?”顺手拿起一块西瓜,吃起来,满不在心。杀了一桌子的西瓜,怎么没人吃?我来把它都解决掉!她问:“你能看上我老公吗?”我一听就笑了,西瓜水从嘴里流出来。小彩也笑了,继而说:“我知道你看不上他,他没文化。”  我说:“知道就好,还问我做什么!”她说:“可是他喜欢你!”我装作没听见,喜欢我的男人多了,管我什么事!她说:“他不敢跟你说,叫我和你说,他想跟你,你愿不愿意?咱们两个,这有什么?”哦,我一听忙放下手中的西瓜,看来这西瓜还不是好吃的,擦擦嘴,冲她笑笑,溜走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走在路上,我愤愤地想。一个初中毕业的男人,找了个大学生的老婆,还成天想这想那的,都没看看自己什么德性!难怪我每次去了,他在我身上看来看去的。  这话我没敢跟我老公说,说了怕挨揍。他老是不叫我跟小彩来往,我不听,瞧,这下吃亏了不是?我放不下的,是我们同学多年的感情!  这天,我老公不在,小彩来我家串门。她忽然吞吞吐吐地问:“兰,你能不能跟你老公说个事?”我问:“什么事?”这不小事一桩吗?她说:“我喜欢你老公,真的,他以前常来找我,求我在你面前帮他说话,那时我就想,他怎么就没爱上我呢?要是我就好了。”我一听哈哈大笑。她又说:“现在你也不至于太自私,这有什么……我怕给你老公说了,他跟我翻脸,你能不能跟他说说,他还能不听你的?”啊,这是我的朋友,来给我说的贴心话?  这话有一天我给老公说了,但不是用这种方式,而且说得小心谨慎,只是随便聊天的那种。老公铁青着脸,说:“以后不准再跟她来往!你一天就不钻好人!”  我和小彩都有孩子了,常常带着孩子在一所中学的操场上玩,孩子们在地上挖沙,我们俩在一边说着闲话。  一天,小彩问:“我老公说想和你结成亲家,怎么样?”一天没事就胡思乱想!尽管老公反复叮咛叫我不要再和她来往了,可我们还是时不时带着孩子在一处,只是近几年,已经不大说什么了。我说:“不行!”原因不用解释。这事他老公和我说过好几次了,从我怀着我儿子6个月起,他就说个不停,说什么不管我生下什么,他都行。什么话?那时我还不知道是儿是女呢!今天这话怎么又提起?  斜风细雨里,我们渐渐生疏了,随着我对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小彩渐渐远离了我的生活。偶而在街上还能碰到她,她不说话,看看我,走开了。我们还是朋友吗?在心里,我一次次问自己。 共 25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早泄的护理保健有三大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